专业灯会资源网

人才  资源  制作

86-0813-2406044

时间:8:30-21:00 节假日不休

历朝京城灯节纵览

    法国著名哲学家加斯东·巴什拉说:“灯使光明从大地深处升起”;“在规定时刻,灯为我们进行它的‘善的行动’”。正是灯的这种“善的行动”,使“熟悉的灯,亲切的灯,标志着一个家,一个家庭的绵延。”“灯一下子具有了意外的重要性。不是因为它的光在过早降临的夜幕中更加耀眼,它总是那样温柔的发着光,而是因为它发出的光似乎更加令人感到亲切。这就好像:灯可能照亮精神的劳作或遐想,精神现在从灯那里得到更加亲切的光热,并热爱灯的安静的在场”,也正是因为灯的这种“安静的在场”,给人以温馨的慰籍,深邃的思考,飘逸的遐想以及宗教的虔诚,群体的亲和,热情的聚合。灯,成了光明的使者,沟通了人们的心灵。灯从人们的家中走到了公众的场所,肩负起从弘扬佛法到共庆升平的使命,无数的灯的聚合和灯的在场,形成了灯节和灯会。

    中国元宵灯节的发源地是在帝国的京城,在其长时期的演进发展过程中,京城一直是灯节的中心景观所在地和文化娱乐活动的中心场所。中国历朝都城,是全国的政治、文化中心,也是经济繁荣,人力、物力、财力的集中之地,故京城的灯节具有与地方灯节、灯会不同的特点。其一是规模宏大,场面壮观。历代灯节的规模多以京城为全国之冠。其二是灯品众多,大型灯组多在京城灯节出现。其三是参与人数、观灯人数一般均比各地为多,灯节举办时间亦相对较长。第四是京城灯节的文化品位高。无论是灯品的艺术水准,还是礼仪民俗,都显示出领先的地位,历代灯诗灯词的精品,多出自京城文人仕宦之手,而且多为描写京城灯节的佳作。

    历代记述京城灯会的史籍不乏其篇,这些或由官方修纂、或由个人撰写的篇什,为我们展现了如同《清明上河图》一样清晰的《元宵灯节图》,也为我们研究中国灯文化的孕萌、形成、衍展、流变提供了极为珍贵的史料。

    汉代的京城长安,西汉时由汉武帝开创了正月十五祭祀太一神的隆重仪式,“从昏时祀到明”,必定要燃灯。那种认为史籍中没有提到燃灯二字就否定其汉武帝祭祀太一神燃灯的说法是不足取的,因为大量史料证明,汉代时已不仅有各类材质和造型的灯品,而且有能够防风雨,能够在室外燃放的灯具了,汉武帝进行的祭祀活动,能够从昏到明,决不可能是摸着黑举行的仪式。我们之所以要确认这一点其意在于证明自汉武帝始,正月十五日夜这一特定的时间,因祭祀的需要彻夜燃灯这一事实。从而论证此后在上元之夜“烧灯放夜”而逐步形成的元宵灯节是与汉代长安夜祀太一神是有着传承关系的。东汉明帝刘庄下令上元燃灯,以象征佛家学说大放光明,京城长安亦被特许在一夜解除宵禁。这时尽管已法定元宵张灯,但百姓的活动还只限于燃灯礼佛,以表佛法大明,还没有什么游赏娱乐活动。

    南北朝时,元宵张灯渐成习俗。元宵灯节已具雏型。《晋书·礼志》载:“魏武帝都邺,正会文昌隆,用汉仪,又设百华灯”。《宋书·礼志》:“魏故事,正月朔贺殿下,设两百华灯,对于二阶之间。端门设廷燎、火炬,端门外设五尺三尺灯,月照星明,虽夜犹昼。”《邺中记》载:“石虎正令于殿前,设百二十枝灯,以铁为之。”《南史·梁武帝本纪》载:“沙门智泉铁钩挂体,以燃千灯。一日一夜,端坐不动。”从当时的一些诗、赋、记中可以看到京城之地和宫庭之中,张
灯已走出了单纯祭神礼佛的范围而趋于装饰、观赏了,灯彩已走下了祭坛,走进了民司。宫殿张灯、树梢挂灯、山顶置灯、街衢列灯,此时的灯彩,已不是仅供照明的生活用品了,而演化成了供人观赏的艺术作品,元宵之夜,伴随着华灯初上,迎紫姑,祭蚕宝等民俗活动在干家万户进行,拔河比赛、歌舞百戏在公共场所举行,逐渐成为约定俗成的京城节日活动,使元宵灯节步入形成期。

    隋朝是元宵灯节的定型期。燃灯习俗已发展成为大型的灯展,观灯已成为从皇帝到百姓的共同行为,各类技艺、文艺表演及娱乐游童活动已成元宵节的特定内容。京城洛阳元宵灯节的盛况,《隋书·音乐志下》有详细地记述:“每岁正月,万国来朝,留至十五日,于端门外,建国门内,绵亘八里,列为戏场。百官起棚夹路,从昏达旦,以纵观之。至晦而罢。伎人皆衣锦缯彩。其歌舞者,多为妇人服,鸣环佩,饰双花毦者,殆三万人……金石匏革之声闻数十里外,弹弦揪管以上,一万八千人。大列炬火,光烛天地,百戏之盛,振古无比。自是每年以为常焉。”

灯会

    唐代都城长安,按形制、规模、人口、城市经济文化而言,已堪称国际大都会。自唐中宗李显于神龙年间(705-707年)于元宵节“盛饰灯影之会”以来,京城灯会,久盛不衰。《雍洛灵异小录》记载唐中宗时的长安城正月十五日夜:“许三夜夜行,其寺观街巷,灯明若昼,山棚高百余尺。神龙以后,复加戻饰,士女无不夜游,车耳塞路,有足不得履地,洋行数十步者”。《新唐书·中宗本纪》记载了这位皇帝不止一次在元宵节微服观灯的行止:“(景龙)四年(710年)正月丙寅,(中宗)及皇后微行以观灯,遂幸萧至忠第。丁卯,微行以观灯,幸韦安石、长宁公主第。”唐中宗一再微服私访以观灯,无疑起到了极大的倡导作用,促进了京城观灯习俗.,空前热闹,万众欢娱。唐中宗之后的睿宗李旦,又是一位元宵灯节的倡导者。唐人《辇下岁时记》载:“先天初,上御安福门观灯,太常作乐歌,出宫女歌舞,朝士能文者为踏歌,声调入云。”《新唐书·严挺之传》云:“睿宗好音律,每听忘倦,先天二年(713年),正月望夜,婆阤请然百千灯,因驰门禁,又追赐元年酩,帝御廷喜安福门纵观,昼夜不息,阅月不止。”唐张鸷《朝野金城》更详尽描绘了当年元宵灯节长安城已成不夜城的盛景:“睿宗先天二年(713年),正月十四、十五、十六夜,于京师安福门外作灯轮,高二十丈,被以锦绮,饰以金银,燃五万盏灯,簇之如花树。宫女千数,衣罗绮,曳锦绣,耀珠翠,施香粉、一花冠、一巾帔皆至万钱,装束一妓女皆至三百贯,妙简长安万年。少女妇千余人,衣服、花钗、媚子亦称定,于灯轮下踏三日夜,欢乐之极,未始有之。”由此可见,睿宗时的京城灯会,巳蔚成大观。

灯会

    多情多才而又笃信道家学说的唐玄宗,更把元宵灯节的种种活动,推向了新的高潮。留下不少盛景、佳话、趣闻、传说。京城长安的灯节活动,更加丰富多采,也更为排场奢华。唐冯贽撰《云仙杂记》载:“正月十五日夜;元(按:元即玄,写、刻书时以避讳改作元)宗于常春殿张临光宴,白鹭转花,黄龙吐水,金凫银燕,浮光洞攒,星阁皆灯也。奏月分光曲,又撤闽江锦荔千万顺,令宫人争拾,多者赏红圈帔、绿晕衫。”《明皇杂录》记述了玄宗皇帝元宵灯节京城观灯的情景:“上在东都,移仗上阳宫,设蜡炬连属不绝。结缯彩为灯楼三十间,高百五七尺,垂以珠玉,微风一动,锵然成声,其灯为龙风虎豹之状,自古至令,于此为盛”。《唐会要》卷49《燃灯》载:“开元二十八年(740年)以正月望月御勤政楼缣群臣,连夜燃灯,会大雪而罢。”相传唐玄宗还作有一首《御制勤政楼下观灯》的五言律诗:“明月重城里,华灯九陌中,开门纳和气,步辇逐微风。钟鼓连宵合,歌笙达蜀雄。彩光不为己,常与万众同。”《古今图书集成》所辑《集异集》中,记载唐明皇借道家法术,观灯西凉的传说:“明皇观灯于上阳宫,召叶法善观于楼下,法善曰:‘灯固盛矣,西凉今日之灯,亦不亚此。'上曰:‘可得一往乎?’法善令上闭目,上依其言,闭目距跃,身在宵汉已而足及地。法善曰:‘可以观矣。’既视灯连亘十数里,车马骈阗,士女纷杂,上称其盛久之。法善曰:‘观览毕可回矣',复闭目与法善腾虚而上,俄顷还故处而楼下歌吹犹未终。”身为九五之尊的万岁爷在元宵灯节都是这样纵情游乐,其皇亲国戚宠妃臣子竞相效尤也就不足为奇了。后周王仁裕撰《开元天宝遗事》对此多有记述:“宁王宫中,每夜于帐前罗列木雕矮婢,饰以彩绘,各执华灯,自昏至旦,故目之为‘灯婢’”(按:《开元遗事》中称“灯婢”名为“青凝”),“宁王好声色,有人献烛百炬,似蜡而腻,似脂而硬,不知何物所造。每至夜筵,宾妓间坐,酒酣作狂,其烛则昏昏然如物所掩,罢则复明,莫测其怪也。”“申王亦多奢侈,盖时使之然。每夜宫中与诸王贵戚聚宴,以龙檀木雕成烛跋童子,衣以绿衣袍,系之束带,使执画烛,列立于宴席之侧,目为‘烛奴’。诸官贵戚之家皆效之。”“韩国夫人置百枝灯树,高八十尺,竖之高山,上元夜点之,百里皆见,光明夺月色。”“杨国忠子弟,每至上元夜,各有千炬红烛围于左右。”“韦陟家宴,使婢执烛,四面行立,人呼为‘烛国’”。其豪奢可见一斑。至文宗李昂时,元宵灯节仍不减开元、天宝盛况。《唐书·穆宗贞献皇后传》:“开成中(836~840年》正月望夜,帝御盛泰殿,大燃灯作乐,迎三宫太后,奉觞进寿,视如家人,诸王公主皆得侍。”

    北宋、南宋时的京城开封、杭州的元宵灯会比起唐时的长安城毫不逊色,其灯组形制、游赏活动更有新的发展。宋太祖于乾德五年(967年)诏令将沿唐时习俗上元三夜燃灯改为五夜,即增加正月十七、十八两日,为宋代元宵灯会的发展提供了条件。《宋史·礼志》载:“上元前后各一日,城中张灯。大内正门结彩为山楼影灯,起露台,教坊陈百戏。天子先幸寺观行香,遂御楼或御东华门及东西角楼饮。从臣、四夷番客各依本国歌舞,列于楼下。东华左右掖门,东西角楼,城门大道,大宫观寺院悉起山城,张乐陈灯,皇城雉堞。亦遍设之。其夕开旧城门达旦,纵士民观。后增至十七、十八夜。太祖建隆二年(961年)上元节,御明德楼观灯,召宰相、抠密、宣徽三司使,端明翰林、抠密直学士、两省五品以上官、见任前任节度观察使饮宴。江南吴越朝贡使预焉。四夷蕃客列坐楼下,赐酒食劳之,夜分而罢。”宋人王应麟著《玉海》中,记述了宋太宗赵光义京城赏灯的情景:“雍熙二年(985年)正月已未上元,御乾元门观灯,夜漏初上,密雪忽降,上谓宰相曰:‘可各赋《观灯夜瑞雪满皇州》诗以为娱乐。上赋诗示群臣,宋琪等宰相咸和”。皇帝们在元宵灯节纵赏游乐,当然也是要找出个理由的,《东斋录》载:“宋仁宗(赵祯)正月十四日御楼,遣中使传宣从官曰:‘朕非游观,与耳同乐耳!’”这与唐玄宗所称“彩光不为已,常与万众同”如出一辙。书画技艺高,后遭坐井观天厄运的徽宗皇帝赵佶,竟于“宣和五年(1123年)令
都城自腊月初一日放鳌山灯,至次年正月十五日夜,谓之‘预赏元宵'。徽宗至日出观之。时有谑词末句云:‘奈吾皇不待元宵景色来
自到,恐后月阴晴未保’”自此开了京城元宵灯节“预赏”的先例。徽宗皇帝当然是在预赏期中就提前观灯了。“宣和七年(1125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就睿谟殿张灯预赏元宵,曲燕群臣。命左丞王安中,中书侍郎冯熙载为诗以进。(见《挥尘后录》)

    这里尚需提及的是宋人话本中,对京城元宵灯会的盛况,多有生动的描写,虽系文学作品,但从中亦可看出当时京师灯节的繁盛和风情。宋代话本《杨思温燕山遇故人》是其中的代表之作。其描写宋徽宗观灯及京城灯节盛景的文字略摘如下:“道君皇帝朝宣和年间,元宵最盛。每年上元,正月十四日,车驾幸五岳观凝祥池,每常驾出,有红纱贴金烛笼二百对;元夕加以琉璃玉柱掌扇,快行各执红纱珠珞灯笼。至晚还内,驾入灯山。御辇院人员,辇前唱《隋竿媚》来。御辇旋转一遭,倒行观灯山,谓之‘鹁鸪旋',又谓‘踏五花儿',则辇官有赏赐矣。驾登宣德楼,游人奔赴露台下。十五日,驾幸上清宫,至晚还内。上元后一日,进瞻天表。小帽红袍独坐,左右侍近,帘外舍扇执事之人。须臾下帘,则乐作,纵万姓游赏。华灯宝烛,月色光辉,霏霏融融,照耀远迩。至三鼓,楼上以小红纱灯绿索而至半都人皆知车驾还内。”《宣和遗事》一书,更记载了这位道君皇帝的一段趣闻:“宣和间,上元张灯,许士女纵观,各赐酒一杯。一女窃所饮金杯,卫士见之,押至御前,女诵《鹧鸪天》词云:“月满蓬壶灿烂灯,与郎携手至端门。贪观鹤阵笙箫举,不觉鸳鸯失却群。天渐晓,感皇恩,传宣赐酒饮杯巡。归家唯恐公姑责,窃取金杯作照凭。’道君大喜,遂以杯赐之。令卫士送回。”我国著名古典小说《水浒传》中,对宋时汴京元宵灯会也有生动描写,兹不赘述。

    记述北宋时京城元宵灯景的史料,尚有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自岁前冬至后,开封府绞缚山棚、立木,正对宣德楼……至正月七日,人使朝辞出门,灯山上彩,金碧相射,锦交辉……又于左右门上,各以草把缚成戏龙之状,用青幕遮笼,草上密置灯烛数万盏,望之蜿蜒如双龙奔走。”“灯山至宣德门楼,横大街约百余丈,用棘刺围绕,谓之棘盆。内设两长竿,高数十丈,以缯彩结束,纸糊百戏人物,悬于竿上,风动宛若飞仙。”正月十四日,驾入灯山”,“至十九日收灯,五夜城堙不禁,尝有旨展日。”

    高宗南渡之后,虽然偏安一隅,但都城临安,奢靡之风不减,元宵灯会尤盛。记述南宋京城元宵灯会的史籍,当推周密的《武林旧事》和吴自牧的《梦梁录》。

   《武林旧事》卷二之“元夕”,是周密在宋亡以后于元朝初年回忆南宋时京城临安即今杭州元宵前后宫庭与市肆灯节盛景而写成的,其“歌朝暮嬉、酣玩岁月”的情景被描写得周祥备至,现抄录如下:中自去岁九月赏菊灯之后,迤逞试灯,谓之“预赏”。一入新正,灯火日盛,皆修内司诸珰分主之,竟出新意,年异而岁不同,往往于复古、膺福、清燕、明华等殿张挂。及宣德门、梅堂、三闲台等处,临时取旨,起立鳌山。灯之品极多,每以苏灯为最。圈片大者,径三四尺,皆五色琉璃所成。山水人物、花竹翎毛,种种奇妙,俨然着色便面也。其后福州所进,则纯用白玉,晃耀夺目,如清冰玉壶,爽彻心目。近岁新安所进益奇,虽圈骨悉皆琉璃所为,号无骨灯。禁中尝令作琉璃灯山、其高五丈,人物皆用机关活动,结大彩楼贮之。又千殿堂梁栋窗户间为涌壁,作诸色故事。龙凤撰水,蜿蜒如生,遂为诸灯之冠。前后设玉栅帘,宝光花影,不可正视。仙韶内人,迭奏新曲,声闻人间。殿上铺连五色琉璃阁,皆球文戏龙百花。小窗间垂小水晶帘,流苏宝带,交映璀璨,中设御座,恍然如在广寒清虚府中也。至二鼓,上乘小辇,幸宣德门,观鳌山、擎辇者皆倒行,以便观赏,金炉脑麝如祥云,五色荧煌炫转,照耀天地。山灯凡数千百种,无所不有。中以五色玉栅簇成“皇帝万岁”四大字。其上伶官奏乐,称念口号、致语、其下为大露台,百艺群工,竟呈奇伎。内人及小黄门百余,皆巾裹翠蛾,效街坊清乐傀钿,缭绕于灯月之下。既而取旨,宣唤市井舞队及市食盘架,先是京尹预择华洁及,善歌叫者谨伺于外,至是歌呼竟入。既经进御,妃嫔内人而下,亦争买之,皆数倍得值,金珠磊落,有一夕而至富者。百漏既深,始宣放烟火百余架。于是乐声四起,烛影纵横,而驾始还矣。大率效宣和盛际,,愈加精妙。特无登楼赐宴之事,人间不能详知耳。

    都城自旧岁冬孟驾回,则已有乘肩小女、鼓吹午编者数十队,以供贵邸豪家幕次之玩。而天街荼肆,渐已罗列灯球等求售,谓之“灯市”。自此以后,每夕皆然。三桥等处,客邸最盛,午者往来最多。每夕楼灯初上,则箫鼓已纷然自献于下。酒边一笑,所费殊不多,往往至四鼓乃还,自此日盛一日。姜白石有诗云:“灯已阑珊月色寒,舞儿往往夜深还,只因不尽婆娑意,更向街心弄影看”。又云:“南陌东城尽舞儿,画金刺锈满罗衣,也知爱惜春游夜,午落银蟾不肯归”。吴梦窗《玉楼春》云:“茸茸狸帽遮梅额,金蝉罗剪胡衫窄。乘肩争看小腰身,倦态强随间鼓笛。问称家在城东陌,欲罗千金应不惜。归来困顿筛春眠,犹梦婆娑斜趁拍”。深得其意态也。至节后,渐有大队,为四国朝、傀儡、杵歌之类,日趋于盛,其多至数千百队,天府每夕差官点视,各给钱酒油烛,多寡有差。且使之南至升阳宫支酒烛,北至春风楼支钱。终夕天街鼓吹不绝,都民士女,罗绮如云,盖无夕不然也,至五夜,则京尹家小提鞒,诸舞队次第簇拥前后,连亘十余里,锦绣填委,箫鼓振作,耳目不暇给,吏魁以大囊贮楮券,凡遇小经纪人,必犒数千,谓之“买市”,至有鳞者,以小盘贮一梨藕数片,腾身迭出于稠人之中,支请官钱数次者,亦不禁也。李笈房诗云:“斜阳尽处荡轻烟,辇路东风人管弦。五夜好春随步暖,一年明月打头圆。香尘掠粉翻罗带,客炬笼绡斗玉钿。人影渐稀花露冷,踏歌声度晓云边”。京尹幕次,例占市西繁闹之地,费烛糁盆,照耀如昼。其前列荷校囚数人,大书犯由,云:“某人为不合抢扑钗环,挨搪妇女。”继而行遣一二,谓之“装灯”。其实皆三狱罪囚,姑借此以警奸民。又分委府僚巡警风烛,及命辖房使臣等,分任地方,以辑奸盗。三狱亦张灯建净狱道场,多装狱户故事及陈列狱具。邸第好事者,为清河张府、蒋御药家闲设雅戏烟火,花边水际,灯烛灿然。游人士女纵观,则迎门酌酒而去,又有幽坊静巷,好事之家,多设五色琉璃泡灯,更自雅洁,靓装笑语,望之为神仙。白石诗云:“沙河云合无行处,惆怅来游路已迷。却入静坊灯火宫,门门相似列娥眉”。又云:“游人归后天街静,坊陌人家未闭门。帘里垂灯明樽俎,坐中嬉笑觉春温”。或戏于小楼,以人为大影戏,儿童欢呼,终夕不绝。此类不可遽数也。西湖诸寺,惟三竺张灯最盛,往往有宫禁所赐、贵铛所遗者。都人好奇,亦往观焉。白石诗云:“珠络琉璃到地垂,凤头御带玉交枝。君王不赏无人进,天竺堂深夜雨时”。

    吴自牧的《梦梁录》中,亦尽写京城元宵灯节风情,与《武林旧事》互相呼应和补充:“正月十五日元夕节,乃上元天官赐福之辰。昨汴京大内前缚山棚,对宣德楼,悉以彩结。山沓上皆画群仙故事,左右以五色彩结文殊、普贤跨狮子白象,各手指内五道出水。其水用辘轳绞上灯棚高尖处,以木柜盛贮,逐时放下,如瀑布状。又以草缚成龙,用青幕遮草上,密置灯烛万盏,望之蜿蜒如双龙飞走之状。上御宣德楼观灯,有牌,曰:‘宣和与民同乐。’万姓观瞻,皆称万岁。今杭城元宵之际,府设上元醮,诸狱修净狱道场,官放公私僦屋钱三日,以宽民力。舞队自去岁冬至日便呈行放。遇夜官府支散钱酒犒之。元夕之时,自十四为始,对支所犒钱酒。十五夜帅臣出街弹压,遇舞队照例特稿。街坊买卖之人,并行支钱给。此岁岁州府科额支行,庶几体朝庭与民同乐之意。姑以舞队言之,如清音遏云、掉刀鲍老、胡女刘表乔、三教乔、迎酒乔亲事焦、槌架儿、仕女杵歌,诸国朝竹马儿、村田乐,神鬼十斋郎各社,不下数十。更有乔宅眷、旱龙船、踢灯鲍老、驼象社、官巷口、苏家巷,二十四家傀儡,衣装鲜丽,细旦戴花朵肩、珠翠冠儿,腰肢纤袅,宛若妇人。府第中有家乐儿童,亦各动笙簧琴瑟,清音嘹亮,最可人听。拦街嬉耍,竟夕不眠。更兼家家灯火,处处管弦。如清河坊蒋检阅家,奇茶异汤,随索随应。点月色大泡灯,光辉满屋。及新开门里牛羊司前,有内侍蒋苑使家,虽日小小宅院,然装点亭台,悬挂玉栅异巧华灯。珠帘低下,笙歌并作,游人玩赏不忍舍去。诸酒库亦点灯球,喧天鼓吹,设法大赏。妓女群坐喧哗,勾引风流子弟,买笑追欢。诸营班院于法不得与夜游,各以竹竿出灯球于半空,远睹若飞星。又有深坊小巷,绣额朱帘,巧制新装,竟夸华丽。公子王孙,五陵少年,更以纱笼喝道,将带佳人美女,遍地游赏。人都道玉漏频催,金鸡屡唱,兴犹未已。甚至饮酒醺醺倩人扶着,堕翠遗簪,难以枚举。至十六夜收灯,舞队方散。”

    元代承袭宋朝风习,亦有元宵灯节。但因其最高统治者的喜好和当时经济发展实力所限,京城灯节比唐宋大为逊色,史籍中亦鲜有皇帝与臣民共同观灯的记载。然因元宵灯节的习俗已深深地置根民间,地方上仍有元宵张灯和元宵灯会之举。元代更创制了水灯、书灯、莲花灯、雪灯等新的品种。《元史》中曾记有张养浩进谏英宗罢元宵起鳌山的史实:“张养浩,济南人、十岁读书不辍,父母优其过勤而止之。养浩昼则默诵,夜则闭户张灯窃读,后拜礼部尚书,英宗即位,命参议中书省事。会元夕帝欲于内庭张灯为鳌山,即上书于左丞相拜住,拜住袖疏入谏,帝大怒,既澜而喜曰:‘非张希孟不敢言。'即罢之。”

    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都南京,承继唐宋京城大办元宵灯节遭风,他采取了诏令天下富商到南京放灯和开设灯市两大举措,使元宵灯火又在京城及中原大地兴盛起来。“洪武五年(1372年)较近臣于秦淮河燃水灯万枝,十五日夜半竣事。随有佛光五道,从东北贯月烛天,良久乃已”(王圻:《续文献通考》)。明成祖迁都北京后,于“永乐七年(1409年),令元宵节自正月十一日为始,赐百官节假十日”(《明会典》)。“永乐十年(1412年)正月元宵,赐百官宴,听臣民午门外观鳌山三日,自是岁以为常”(《皇明通纪》)。此时京地灯市格外繁荣:“谨按日下旧闻考:前明灯市在东华门王府街东,崇文街西,亘二里许,南北两廛,即今之灯市口也。市之日,凡珠玉宝器以逮日用微物,无不悉具。衢中列市,綦置数行相对俱高楼,楼设蠡氇帘幕,为宴饮地。一楼每日凭值至有数百编者,皆豪贵家眷属也。灯则有烧珠、丝料、纱、明角、麦稽、通草等,乐则有鼓吹、杂耍、弦索等,烟火则以架从盒,盒有械寿带,葡萄架、珍珠帘、长明塔等,自初八日起。至十八日止,乃十日,非五日也。至百货坌集,乃合灯市为一处,今则归城内,市归琉璃厂矣。”这就充分地证明,在明代,京城的元宵灯节已与商贸活动较为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了。灯会既是一种大文化的载体,又是经济贸易的最好场所。直到明朝的万
历年间,北京城里的元宵灯会依然热闹非凡,举城欢娱。“自初九日之后,即有耍灯市买灯”,“十五日曰‘上元',亦日元宵,内臣宫眷,皆穿灯景补子蟒衣。灯市至十六日更盛,天下繁华,咸萃于此。勋戚内眷,了不畏人”,“自十七日至九九日,御前安设各样灯”。“乾清宫丹墀内,自二十四日起,至次年正月十七日止,每日昼间放花炮。遇大风暂止半日。一日。安鳌山灯,扎烟火。凡圣驾坠座,伺候花炮。圣驾回宫,亦放大花炮。前导皆内宫监职掌,其前摆对之滚灯,则御用监灯所作备也”。“又,上元之前,或于乾清宫丹陛上安七层牌坊灯,或于寿皇戴安方圆鳌山灯,有高至十三层者,派正待上灯,钟鼓司作乐赞灯,内府供用库备蜡烛,内官监备奇花、火炮、巧线、盒子、烟火、火人、火马之类”。清代仍以北京为都城,元宵灯节盛况有增无减。文化娱乐活动更为纷呈,商业贸易活动更加频繁。清人富察敦崇在其所著《燕京岁时记》中对此有详细地描写:“自十三以至十七如之灯节,惟十五日调正灯耳。每至灯节,内庭筵宴,放烟火,市肆张灯。而六街之灯,以东西牌楼及地安门为最盛,工部次之,兵部又次之,他处皆不及也。(兵部灯于光绪几年经阎文公禁止)若东安门、新街口、西四牌楼亦稍有可观。各色灯彩多以纱绢玻璃及明角等为之,并绘画古今故事,以资玩赏。市人之巧者,又复结冰为器,栽麦苗为人物,华而不侈,朴而不俗,殊可观也。花炮棚子制造各色烟火,竞巧争奇,有盒子,花盆、烟火杆子、线穿牡丹、水浇莲、金盘落月、葡萄架、耐火、二踢脚、飞天十响、五鬼闹判儿、八角子、炮打襄阳城、匣炮、天地灯等名目。富室豪门,争相购买,银花火树,光彩照人,车马喧阗,笙歌聒耳。自白昼以迄二鼓,烟尘渐稀,而人影在地,明月当天,士女儿童,始相率喧笑而散。市卖食物,乾鲜俱备,而以元宵为大宗。亦所以点缀节景耳。又有卖金鱼者,以玻璃瓶盛之,转侧其影,大小俄忽,实为他处所无也。”

    前以述及,清代宫庭元宵灯节,有皇帝驾幸西厂观看舞灯、旌放烟火、骑术表演、团体操表演等项目。在京城琼华岛的白塔也要燃灯为庆:“自山下燃灯至塔顶,灯光罗列,恍如星斗。诸内侍黄衣喇嘛执经梵呗,吹大法螺,余者左持有柄圆鼓,右执弯槌齐击之,缓急疏密,各有节奏,更余乃休,以祈福也。考白塔基址旧为万岁山,又为琼华岛。”

    清时北京城的元宵灯节上,灯品中以走马灯最为普遍。富察敦崇在《燕京岁时记》中写道:“走马灯者,剪纸为轮,以烛嘘之,则东驰马骤,团团不休,烛灭则顿止矣,其物虽微,颇能具成败兴衰之,理,上下千古,二十四史中无非一走马灯也。是物之外,又有车灯、羊灯、狮子灯、锈球灯之类。每届十月,则前门、后门、东四牌楼、西单牌楼等处在在有之。携幼而往,欢喜购买而还,亦闲中之乐事也。”此外尚有荷花灯、蒿子灯、莲花灯等:“街巷儿童以荷叶燃灯,沿街唱曰:‘荷叶灯,荷叶灯,今日点了明日扔。'又以青蒿粘香而燃之,恍如万点流萤,谓之蒿子灯。市人之巧者,又以各色彩纸制成莲花,莲叶、花篮、鹤鹭之形,谓之莲花灯。”

    清时京城的元宵盛景,比前代更有特色是烟火:“烟火花炮之制,京师极尽工巧。有锦盒一具内装成数韵故事者,人物像生,翎毛花草,曲尽赧颜之妙。其爆竹有双响震天雷,坠高三级浪等名色。其不响不起盘旋地上者日地老鼠,水中者曰水老鼠。又有霸王鞭、竹节花、泥筲花、金盆捞月,叠落金钱,种类纷繁,难以悉举。至于小儿顽戏者,曰小黄烟。其街头车推担负者,当面放,大梨花千丈菊;又曰‘滴滴金、梨花香,买到家中哄姑娘。'统之曰烟火。勋戚富有之家,于元夕集百巧为一架,次第传燕,通宵为乐。”在潘荣陛的笔下,将清代北京城元宵灯节的种种娱乐活动写得尽致淋漓,使人如临其境:“十四至十六日,朝服三天,庆贺上元佳节。是以冠盖蝙纤,绣衣络绎。而城市张灯,自十三至十六日四永夕,金吾不禁。悬灯胜处,则正阳门之东月城下、打磨厂、西河沿、廊房巷、大栅栏为最。至百戏之雅驯者莫如南十番。其余装演大头和尚,扮稻秧歌,九曲黄河灯,打十不闲,盘杠子,跑竹马,击太平神鼓,车中弦管,木架诙谐,细米结作鳌山,烟炮攒成败阁,冰水浇灯,簇火烧判者,又不可胜计也。然五夜笙歌,大街骄马,香车锦籫,争看士女游春,玉翼血貂,不禁王孙换酒。和风缓步,明月当头,真可谓帝京景物也。”

    纵览历朝京城元宵灯节盛景,我们可以感到,华夏民族的这一传统年节,其规模场面之恢宏,其参与人数之众多,其文化积淀之丰厚,都是其他节日所难以与之比肩的。京城元宵灯节是中国灯文化的重要载体'。演示了这一传承年节文化的衍展和流变。

2019年05月23日 9 中国灯文化

专业彩灯人

整合自贡彩灯全产业资源链!

资源库

10000+作品,100+专业美工设计师,10000+匠人

彩灯灯展团队

超1000场灯会、庙会灯展活动高效团队

彩灯人才 / 资源 / 作品 / 制作全产业链专业平台
关于本站 | 站点地图 | 商务合作 |

灯会布展客服

彩灯资源库客服

86-0813-2406044

时间:8:30-21:00  节假日不休

在线咨询:

技术支持:自贡百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

灯会布展客服

灯会布展客服

彩灯资源客服


线